打印

[中篇] 【武侠】【神雕外传郭襄外传】【1-16章全本续章全最终1-6】【作者:蓝月续猫头鹰】TXT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4

【武侠】【神雕外传郭襄外传】【1-16章全本续章全最终1-6】【作者:蓝月续猫头鹰】TXT

[小说名称]:神雕外传+郭襄外传
[小说作者]:蓝月续猫头鹰
[小说类型]:武侠
[小说大小]:765kb
[内容简介]:

  【神雕外传】【更新至16章】作者:蓝月

  【神雕外传之郭襄】【1-18完结】作者:voicewang(猫头鹰)

    【神雕外传之续章】【1-37完结+后记】作者:猫头鹰

    【神雕外传之最终章】【1-6】【作者:猫头鹰】


    书名:神雕外传

  作者:蓝月

  内容简介:

  武敦儒、武修文照例缠在郭芙的左右,不同的是,三人不像往常嬉闹,而是偷偷摸摸的在走廊上走着,一副深怕被人发现模样。

  武敦儒道:“芙妹,真的要去师父师母房间啊?”郭芙尚未接话,武修文即道:“当然,大哥,我们怎么能够错过这次机会,我们不是偷听到师父要与师母在房里研究一门武学?他们两个武功都以臻化境,竟然有武学需要两人一同研修,这么难得……”郭芙道:“你们两个很罗唆耶!走啦!”

  到了郭靖卧房,三人躲入大衣柜中,房间几盏烛光,有一格一格方洞的衣柜内,灯光照入有限,一来格子多容易看清房内,一来衣柜内阴暗,由外边看不见,很容易隐藏,三人就安稳的躲在其中。

  没多久,郭靖、黄蓉走入房内,说没几句话,郭靖突然一把揽住黄蓉的纤腰,道:“蓉儿,我们开始练功吧?!”

  黄蓉俏丽的脸抹出一道红霞,道:“你先将灯火吹熄嘛!”郭靖道:“不要!成亲到今日,我都没有完完全全、在光亮的地方看过!每次都躲在棉被里、若隐若现,今日,我一定要好好看个清楚!”黄蓉羞道:“靖哥哥,你什么时候变那么奇怪?!”

  躲在衣柜的三人面面相觑,弄不清楚什么“武功”这么难练……神雕外传(一)

  (1)鹣鲽情深

  武敦儒、武修文照例缠在郭芙的左右,不同的是,三人不像往常嬉闹,而是偷偷摸摸的在走廊上走着,一副深怕被人发现模样。

  武敦儒道:“芙妹,真的要去师父师母房间啊?”

  郭芙尚未接话,武修文即道:“当然,大哥,我们怎么能够错过这次机会,我们不是偷听到师父要与师母在房里研究一门武学?他们两个武功都以臻化境,竟然有武学需要两人一同研修,这么难得……”

  郭芙道:“你们两个很罗唆耶!走啦!”

  到了郭靖卧房,三人躲入大衣柜中,房间几盏烛光,有一格一格方洞的衣柜内,灯光照入有限,一来格子多容易看清房内,一来衣柜内阴暗,由外边看不见,很容易隐藏,三人就安稳的躲在其中。

  没多久,郭靖、黄蓉走入房内,说没几句话,郭靖突然一把揽住黄蓉的纤腰,道:“蓉儿,我们开始练功吧?!”

  黄蓉俏丽的脸抹出一道红霞,道:“你先将灯火吹熄嘛!”

  郭靖道:“不要!成亲到今日,我都没有完完全全、在光亮的地方看过!每次都躲在棉被里、若隐若现,今日,我一定要好好看个清楚!”

  黄蓉羞道:“靖哥哥,你什么时候变那么奇怪?!”

  躲在衣柜的三人面面相觑,弄不清楚什么“武功”这么难练。

  郭靖突然紧紧抱住黄蓉,两人深情亲吻,郭靖一面解开自己的衣物,一面也解开妻子的衣裤。

  衣柜内三个未经人事的少年,对突然的景象似懂非懂,可是此时也不容他们脱身,只有静静看下去。

  郭靖此时已经全裸,黄蓉也只剩贴身肚兜、亵裤,大、小武看见师母半裸的身体,光滑的裸背、细致白晰的手、腰,杏黄肚兜包着的丰满胸部,随着郭靖的不规矩,在黄蓉偶而洞开的衣服边缘丰挺雪嫩地乳房若隐若现,大、小两人莫名有了一股冲动,肉棒也跟着挺立,顶在郭芙温软的丰臀上。

  大、小武感到当自己的肉棒与郭芙丰臀紧紧相贴,有一股从未有过的兴奋感觉,郭芙突然回身打了两人一下,杏眼瞪一下两人,仿佛在说:“干嘛啦?!”

  三人继续看着郭靖、黄蓉的举动,黄蓉道:“靖哥哥,我们到床上。”

  郭靖笑道:“不!蓉儿,今天不用床。”

  郭靖反而后退一步,仔细瞧着黄蓉半裸的身子,瞧的黄蓉浑身不自在,用双手臂抱胸遮助兴黄色的肚兜。

  郭靖看着妻子半裸的胴体,不禁赞道:“真美,蓉儿,你真是出落的玲珑标致,能娶到你,真是我的福气!”

  郭靖说罢,走回黄蓉的身前,双手绕到黄蓉背后,开始解开黄蓉肚兜在脖子上与腰、背上的细绳结,随着绳结被解开,黄蓉肚兜松落,黄蓉一手按胸,让那松落的肚兜遮住胸前的一对玉峰,在衣柜内的大、小武,心中却对着黄蓉狂喊着:“掉下来!手拿开!脱掉!”

  郭靖将黄蓉的手托高,遮在胸前的肚兜随之飘落地板,丰满的乳房弹跳出来,郭靖握住黄蓉乳房,温柔抚摸、低头吸吮,大小武看得血脉贲张,不由得搓弄自己的肉棒,仔细盯着黄蓉赤裸的上半身,偶而也偷瞄近在身旁的郭芙丰臀、纤腰、早熟胸部。

  郭芙不像大小武有着与生俱来的冲动,她好奇的看着父母亲热,没注意身旁两人的奇怪反应。

  郭靖此时脱掉黄蓉的亵裤,黄蓉雪白修长的大腿与曲线优美的臀部,出现在郭靖面前,郭靖一寸一寸欣赏着黄蓉,说道:“蓉儿,你真不愧是中原第一美人,想当年,那采花淫贼欧阳克建到你就神魂颠倒,还差一点破除了自己”从不用强,皆女自愿“的习惯,想要染指于你。”

  黄蓉一面娇喘,一面道:“都陈年旧事了,还提它作甚?!”

  郭靖道:“蓉儿,你那么美,若有一天有人想染指于你”,我又因为某些原因救不了你,或者,你红杏出墙了,那该怎么办?!“黄蓉道:”靖哥哥,我一生一世都忠诚于你,一来我生性爱洁,熟读圣人之书,知贞守节,若遭奸人意图染指,我宁愿一死也不受污辱,二来我的身子、脸孔再丽,都只属于你一个人,怎么会“红杏出墙”?“郭靖感动道:”你虽已经三十出头,看起来仍不过二十四、五岁,不像我老的快,你清丽的脸庞,带着美、高雅、慧黠,又有玲珑标致的身材、细致雪白的肌肤,带着成熟女人的风韵,对我这傻大个儿又那么好,我真是感动。“黄蓉的曲线,赤裸裸展露在众人眼前,但因角度的关系,大小武两人看不见黄蓉的私处花园,不禁急得在衣柜里动来动去,想找个好位置一窥究竟。

  郭芙生气的打了两人一下,大、小武才稍微安静下来,可是,就开始藉机碰触郭芙的身体。

  房内郭靖正抚摸着黄蓉每一寸细腻肌肤,尤其是黄蓉的乳房与花瓣,没多久时间,黄蓉也兴奋的蠕动配合,花瓣湿润的流下花蜜。

  郭靖一使力,将黄蓉抱起,并将黄蓉两腿夹在自己腰际,黄蓉花瓣处毛发磨着郭靖下腹,纤纤两手环住郭靖脖子,郭靖埋首亲吻着黄蓉的乳房,昂首的肉棒渐渐接近黄蓉湿润的洞口,双手紧紧抓住黄蓉的粉嫩丰臀。

  郭芙看得兴致勃勃,此时大、小武突然抓住郭芙的手,接着郭芙感到两手好像握住了很奇怪的、火热的棒状物。

  吃惊的郭芙看了看左右两人,发现大、小武不知何时已经将裤子脱去,而自己手掌握住的东西,其形状与在黄蓉花瓣下,父亲郭靖的肉棒一样。

  郭芙想放开手,但平常为命是从的两人,此时却不放开郭芙的手,反而利用郭芙的手揉搓自己的肉棒,郭芙自小到大,都未遇过这种情形,一时之间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竟呆呆地扶、抓着两人的阳具。

  此时突然传来阵阵荡人的喘息、浪叫声,原来郭靖已将肉棒插入黄蓉花瓣深处,开始努力的抽插,随着抽插的猛烈,郭靖不由得跨出一两步,黄蓉也随着震动更加激动,渐渐的,郭靖、黄蓉两人竟然向衣柜逼近。

  郭芙看着父母愉悦的神情,自己从初时的不知所措转为好奇,搓弄起大、小武的肉棒,大、小武见到郭芙主动的搓弄,仿佛得到恩准般,胆子就更大了起来,两人开始亲吻郭芙秀丽的少女脸庞,手也开始不规矩地在郭芙胴体上游移。

  隔着衣裳,大、小武抚摸郭芙的乳房,只觉得触手温软,说不出的舒服,随着郭芙的曲线,手也摸上了郭芙的丰臀与少女私处。

  当手在郭芙的私处、乳房搓揉,郭芙忽然感觉一阵未有过的快感,两朵红云飘上郭芙脸颊,眼神媚波流转,不时偷偷望着两兄弟的肉棒。

  大武慌乱的解开郭芙胸口领绳,解了三个结,郭芙饱满胸部就在敞开的衣幅里隐隐若现,两兄弟越看越看兴奋,抢着伸进领口抚摸郭芙的乳房,小武一时抢不到郭芙的饱满胸脯,转移目标动手松开郭芙的裤、腰带。

  小武忙了一阵,轻轻褪下郭芙的裤子,露出圆嫩的丰臀,小武仔细搜索着三角地带,没多久,就摸到了一丛柔软毛发,沿着毛发,小武开始抚摸着郭芙的花瓣。

  郭芙突然感到一阵兴奋,第一次有男人如此贴近自己的身体,奇妙的感觉由心底涌出,不但没拒绝两人的无礼,反而带着一点期待眼光看着两人。

  两人心一横,大着胆子,开始动手脱去郭芙的衣物,郭芙一来原本就不讨厌两人,自觉将来会成两人其中之一的妻子,一来眼见父母的愉悦神情,好奇心大盛,因此没有阻止两人的不规矩,任凭两人除去自己的衣裳,没一会儿,郭芙的少女胴体就赤裸裸地呈现在大、小两人面前。

  大、小武第一次见到自小暗恋地标致少女的裸体,越来越兴奋,情欲高涨,不禁将火热身体贴着郭芙荡人的胴体。

  大、小武两人在郭芙的一左一右,轮流与赤裸的郭芙亲吻着,各摸着郭芙一边的乳房,也抚摸郭芙每一寸少女肌肤,更在郭芙最隐密处争相抚摸,大、小武虽无性爱经验、技巧,却也逗得郭芙花瓣湿淋淋一片。

  此时,郭靖、黄蓉已来到衣柜前,郭靖将黄蓉转个身子放下,黄蓉眯着媚眼,双手趴扶在衣柜,郭靖就从黄蓉背后插入,不断抽插,双手抓着黄蓉的腰际,黄蓉的柔嫩丰臀也随着肉棒抽插一下一下撞在郭靖腹部,激动的黄蓉全身无力,将自己身体趴在衣柜上。

  大、小武见到黄蓉的乳房紧紧压在衣柜方格里,粉红乳晕就在大武眼前三寸处,荡人的乳头与一部份的乳房挤在方格内,师母诱人的蜜桃当前,大、小武两人不禁看得猛口水,一股冲动想凑过去亲吻师母的乳房,却不敢造次,忽而低头,吸吮起郭芙的乳头,手就更不规矩了,毫不客气的玩弄着郭芙赤裸胴体。

  大、小武两人一面吸吮着郭芙乳晕,一面一人抓住郭芙的一条腿,把郭芙抬起并将两腿分到最开,郭芙光滑的背靠在两人另一手的臂湾、肩头。

  两人将郭芙的大腿以手臂顶住,开始将郭芙花瓣分开,玩弄着花瓣深处与阴蒂,郭芙被逗弄的几乎发出声音,大武只好放弃郭芙的乳房,吻着郭芙的小嘴。

  接着,大、小武面对面将张开大腿的郭芙中间,紧紧夹着美的少女胴体,两人一前一后,开始争夺谁能先将肉棒插入郭芙体内。

  小武拔得头筹,肉棒找到了郭芙湿润的桃源洞,前端才插入了一些,郭芙突然一把抓住,并对小武摇了摇头,大武见状欣喜,欲将肉棒送入郭芙体内,却也和小武一样,被郭芙捉住肉棒。

  郭芙凌空、开着大腿夹在两人中间,对两人轻声附耳道:”不行,我们还没有成亲,你不可以插进去!“两人微微失望,但仍恣意抚摸、紧拥着郭芙赤裸躯体,郭芙捉着两人肉棒,在自己阴蒂与肉缝滑动,也作一点点插入的动作,郭芙掌心细嫩,加上淫水的润滑,龟头前端又接触着郭芙私处,大、小武感觉好像真的在交合一般。

  郭靖努力的在黄蓉花瓣抽送,黄蓉不禁柳腰摇摆、挺直、收缩,最后将身子仰躺在郭靖胸怀,郭靖一面托起黄蓉臀部,继续抽送,一面揉摸着黄蓉的乳房,这下,衣柜里的人清楚的看到了黄蓉的私处,柔软的阴毛、湿润的花瓣,以及一只不断有肉棒进出的花心内部。

  接着,激动的郭靖突发猛劲,将黄蓉整个正面贴挤在大衣柜上,透过衣柜的方格,藏在衣柜里的大、小武,看到黄蓉挤在方格内的丰乳、下腹、肚脐、雪白大腿、以及浓密柔软的私处毛发,因为郭靖肉棒不断插入翻出,黄蓉的花瓣大开,阴蒂、花瓣内部都被大、小武两人看的一清二楚。

  大、小武眼见师母浪荡模样,而诱人肉体如此接近,心中均想着:”我若趁此时将师母摸上一摸,师母也绝不会发现“大、小武两人见郭芙媚眼半闭,沈醉在淫意快感,趁着郭芙此时毫无注意,小武大着胆子,偷偷伸手按住师母黄蓉的乳房,禁忌的刺激感,让小武在肉棒的舒适中,加添更深的欲望。

  大武见状也不甘示弱,将手指穿过方格,小心地搓揉黄蓉的阴蒂、花瓣,玩弄平日高高在上师母的最隐密处,使大武快被一阵阵的刺激淹没。

  正享受着肉欲洗礼的黄蓉,对两个弟子的趁机轻薄丝毫未觉,反而觉得一股股的快感冲击,比平时夫妻行房还舒适许多,如此,衣柜内外都充满着荡人的肉体磨。

  没多久,五人陆续达到高潮,郭靖将精液一滴不漏送入黄蓉体内,大、小武两人也因郭芙的搓弄,而将精液射到郭芙赤裸的身上。

  这一晚过去,没过多久时间,黄蓉就发现隔了十多年后,自己又怀了第二胎。

  而大、小武也常常一起或个别与郭芙温存,只是郭芙不论多兴奋,永远会守住最后一关,不让两人插入,郭芙说道:”我一女,怎能事二夫,你们两个都好,我实在没办法作选择,你们别再逼我了“大、小武心结越结越深,一日,身怀六甲的黄蓉在房前交代鲁有脚帮主一些事务,大、小武想起那夜在衣柜偷窥、偷偷轻薄的事,想起师母的成熟裸体,一股强烈少年情欲忽上心头,再加上这几日怨气无从出,突然心下一个念头,偷偷钻入师母黄蓉房内,躲在以长布盖至桌脚的书桌底下。

  黄蓉尚未入房即发现有异,故意假作未发觉,心想凭着偷偷入房的脚步声、功法,就知道是大、小武两兄弟,只是想着,这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,还如此顽皮任性。

  一坐在位子上,突然往桌下一捉,大、小武心中一惊,领子被牢牢捉住,黄蓉笑道:”你们这两个小毛头……“,突听屋顶上喀的一声轻响,脸色微变,左掌一挥,灭了烛火。

  黄蓉低声道:”你们两个别动,静观其变。“,大、小武本想偷偷来找机会窥视黄蓉,希望能再次见到黄蓉的赤身露体模样,此时情势有变,根本不敢妄动。

  只听得屋顶上有人哈哈一笑,朗声道:”小可前来下书,岂难道南朝礼节是暗中接见宾客么?倘若有何见不得人之事,小可少待再来如何?“听口音却是法王的弟子霍都王子。

  黄蓉道:”南朝礼节,因人而施,于光天化日之时,接待光明正大之贵客;于烛灭星沉之夜,会晤鬼鬼祟祟之恶客。“霍都登时语塞,轻轻跃下庭中,说道:”书信一通,送呈郭靖郭大侠。“黄蓉手一挥,打出两枚随身小物打开房门,说道:”请进来罢。“霍都见房内黑沉沉地,不敢举步便进,站在房门外道:”书信在此,便请取去。“黄蓉道:”自称宾客,何不进屋?“

  霍都冷笑道:”君子不处危地,须防暗箭伤人。“黄蓉道:”世间岂有君子而以小人之心度人?“霍都脸上一热,心想这黄帮主口齿好生厉害,与她舌战定难待占上风,不如藏拙,当下一言不发,双目凝视房门,双手递出书信。

  黄蓉突感私处一阵酥麻,原来是桌下两兄弟见着黄蓉正襟危坐,虽然房内漆黑一片,但在说下的大武吹量一只火摺子,利用微弱的火光,看着黄蓉桌面下的下半身,看着宽松的裤子两腿微分,裤摺显现出两腿间的三角地带,两兄弟忍耐不住,随手摸了师母私处一把。

  黄蓉想要发作责难,但大敌当前,自己分娩在即,功力难聚、招数身法施展不便,屋内漆黑无光,难以认穴点穴,且此时若霍都发难,依照目前的身体状况,自己还不一定是他的对手,只有先应付眼前大敌,稍后再教训两个小辈。

  霍都持信双手甫一过房门,黄蓉挥出竹棒,地点向霍都的面门。霍都吓了一跳,忙向后跃开数尺,但觉手中已空,那通书信不知去向,原来黄蓉将棒端在信上一搭,乘他后跃之时,已使黏劲将信黏了过来。

  霍都心下吃惊,再度出言试探,想弄清房内虚实,而此时,黄蓉嘴里应付着霍都言语,双手随时戒备,心中却一直痛骂两个小辈。

  原来此时大、小武大着胆子,趁着黄蓉无暇顾及他们俩人,竟然隔着衣裳抚摸着黄蓉隆起的小腹与私处,下手轻柔而仔细,带着微微颤抖与兴奋。

  黄蓉心想着:”这两个孩子也许是正值少年好幻想年纪,突然好奇,可是也该看看情势吧?此时此刻,如何这般不知轻重?!“与霍都对话没三句,黄蓉忽然惊觉下身一片清凉,原来是两个小子竟然利用随身小刀,将黄蓉的裤子,由裤底沿着缝线割到裤带边,再将裤带绳索割断,使得黄蓉大腿两侧忽然一空,雪白肌肤露了出来。

  黄蓉分娩在即,肚腹隆起,不愿再见外客,加上此时如果离座,下身肯定整个赤裸裸地暴露在敌人面前,是以始终不与敌人朝相。霍都几番语塞之下,大为气馁,入城的一番锐气登时消折了八、九分,大声道:”信已送到,请黄帮主起身一见,小可便自行离去罢!“黄蓉心想:”这襄阳城由得你直进直出、嚣张狂妄,岂非轻视我城中无人?

  只是现在我下身赤裸一片,又加上功力难聚,不能正面擒敌,也罢,且略小计教训,逼他离去“顺手拿起桌上茶壶,向外一抖,一壶新泡的热茶,自壶嘴中如一条线般射了出去。

  霍都早自全神戒备,只怕房中发出暗器,但这荼水射出来时无声无息,不似一般暗器先有风声,待得警觉,颈中、胸口、右手都已溅到茶水,只觉热辣辣的烫人,一惊之下,”啊哟“一声叫了出来,急忙向旁闪避。

  大武正准备掀起已割开的裤子,看看师母的隐密私处,黄蓉突然起身,也不管裤子散落整个下身赤裸,乘霍都立足未定,竹棒伸出,施展打狗棒法的”绊“字诀。

  腾的一下,将霍都绊了一交。霍都纵身上跃,但那”绊“字棒法乃是一棒快似一棒,第一棒若能避过,立时躲开,方能设法挡架第二棒,现下一棒即被绊倒,爬起身来想要挡过第二棒,真是谈何容易?但觉得脚下犹如陷入了泥沼,又似缠在无数枝之中,一交摔倒,爬起来又是一交摔倒。

  霍都的武功原本不弱,若与黄蓉正式动手,虽然终须轮她一筹,但亦不致一上手便给摔得如此狼狈,只因身上斗然被泼热茶,只道是中了极厉害的剧毒药水,料想此番性命难保,稍停毒水发作起来,不知肌肤将烂得如何惨法,正当惊魂不定之际,黄蓉突然袭击,第一棒即已受挫,第二棒更无还手余地,黑暗中只摔得鼻青目肿。

  黄蓉一击得手,快速返回位子坐下,椅子前移,将赤裸的下半身藏在桌布之下,并夹紧修长双腿,臀部向椅背靠拢将椅子满作,免得桌下两兄弟再施轻薄。

  哪里知道桌下两人色胆大增,竟一人一边将黄蓉膝盖扳开,黄蓉心急,努力想夹紧膝盖,但两个少男一人一腿使劲的扳,黄蓉虽然内力深厚,但一个女人夹膝之力,哪彼得过两个练家子少男的手力?脚一松软,玉腿张开,黄蓉整个阴毛、花瓣都暴露在两人面前,火摺子一熄,马上再点亮一支,丝毫不放过任何窥视的时间。

  接着,黄蓉惊觉几个厚实的手掌,竟开始抚摸自己的私处,沿着花瓣肉缝来回游移,搓弄着尚未充血的阴蒂,也抚摸着黄蓉的雪白修长大腿。

  黄蓉轻微移动私处想闪避徒弟的抚摸,已尝甜头的两兄弟哪肯放过,大武索性将整个手掌覆盖住黄蓉花瓣,努力想把花瓣移往自己近一些,也想略抬起黄蓉的花瓣,使自己更易于抚弄。

  专属自己与丈夫的神秘部位突然受到徒弟的轻薄,黄蓉一时不知所措,又不能在此时对外头大敌掉以轻心,如此一来,无形中给了大、小武一些充裕的时间。

  膝盖外分的黄蓉,不知不觉竟微微移到椅子的前端,原来是两兄弟趁黄蓉抵抗挣扎时,偷偷用脚将椅子推后面一些,因此,当黄蓉为了闪避下体被抚摸而闪躲、移动时,再坐回椅子上,臀部就只坐到椅子一点前端,整个微开的花瓣,就凑近在大、小武的几指幅之前。

  大武见巧计得逞,马上将嘴凑上黄蓉的花瓣,一手也跟着抚摸,舌尖、指尖就在黄蓉的阴蒂、肉缝上移来移去。

  黄蓉感觉到自己的私处,一些属于徒儿的手指、舌头正贴在花瓣与肉缝上抚弄,想要跳开闪躲却又怕霍都此时闯入,反而遭敌窥视自己的重要隐密处,一时之间,虽非艰深危难,却也暂时无法可解。

  门内外的对峙,使黄蓉无法分心应付桌下两名顽童,两兄弟更加肆无忌惮,用力将黄蓉双腿张到最开,大武首先开始配合手的抚摸,吸吮、舔弄黄蓉的花瓣,小武的双手由衣服下摆穿过里层,抚摸黄蓉隆起的小腹与因怀孕而更为硕大丰润的乳房。

  黄蓉忽然不自觉娇喘了一声,脸不禁一红,发现自己在两个徒儿的玩弄抚摸下,花瓣竟湿淋淋一大片,怀孕期间,郭靖为了婴儿安全,都未与妻子行房,使得黄蓉竟有一点无形的需要,一阵悸动由下体传来,黄蓉不禁心中一荡,一股情欲渐渐蔓延。

  何况此时此刻,黄蓉下半身未着片缕、空汤赤裸,根本无法站起面敌,也不能有什么惊动敌人的大动作,只好双腿放松,任两人摆弄。

  大武见花瓣已经湿透,手指将黄蓉花瓣分开,一边用手指逗弄着黄蓉张开的湿润花瓣,一边吸吮阴蒂、舔着花瓣深处,此时色胆犹如魔鬼上身,丝毫无惧于后果,大起胆子,口一含,紧紧吸住黄蓉的阴蒂,并将食指与中指合拢,顺势缓缓地将手指插入黄蓉花瓣深处。

  无法见到桌下顽童正进行些什么的黄蓉,忽然觉得整个阴核被含住吸吮,带来一阵阵温热舒适,而且有两只手指一寸一寸地插入花瓣深处,接着,当手指整支插到底后,开始快速的抽送进出,自己阴道紧紧夹着两只手指,手指不断抽送带来交合地快感,又不时夹杂舌头舔着花瓣的奇异感觉,花瓣内淫水跟着泛滥翻出,湿遍大腿根部。

  黄蓉快意袭来,饱满胸脯随着沈重呼起伏,抓住大武的头,按向自己的私处,不断摆动腰枝,将花瓣往前送,一时之间,竟懒得搭理门外霍都这个大敌。

  两兄弟此时见师母竟主动配合,大喜若狂,将黄蓉抱离椅子,火摺子此时已灭,房内漆黑伸手不见五指,大武托起黄蓉的粉臀,将整个私处抬至嘴边,继续亲舔充血的阴蒂、阴唇、抚摸黄蓉湿润的花瓣、肉缝,黄蓉不禁腰挺直,发出几声荡人呻吟。

  小武趁机撩起黄蓉宽松的上衣,露出两个圆润乳房,开始抚摸、吸吮黄蓉的饱满胸脯,顺便解开上衣绳扣,再用锋利的小刀将黄蓉整个背部衣裳、衣袖划开,缓慢脱掉黄蓉长摆宽松上衣在,光华细腻肌肤越露越多,两人努力抚摸、亲吻,在两人的逗弄下黄蓉如水蛇般蠕动摇晃,并发出一些奇异的声音。

  因为怀孕关系,肚兜与其他内里穿着不便,上衣里头只有贴身亵衣,没多久,黄蓉别具风味的孕妇裸体,就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两个徒弟面前,只是房内漆黑,两兄弟只能凭身体接触感觉黄蓉的赤裸胴体。

  黄蓉站在桌前,双手按在桌面上,雪白修长的双脚大字形站开,大武伏在黄蓉小腹前吸吮着阴蒂,双手抚摸着黄蓉的乳房,小武抚摸着黄蓉光滑地背与丰润地臀部,并由黄蓉后方舔弄着黄蓉的花瓣。

  全身赤裸的黄蓉,因快意而手、脚微微颤抖,几度因为兄弟俩一前一后夹击舔吮,差点脚软跌倒,在大、小武扶着腿的情况下,黄蓉臀部越翘越高,双腿也越站越开,手紧紧抓着桌沿,浑圆双峰起伏激动地喘着气。

  两兄弟此时再划亮一支火摺子,想看看师母的赤裸模样,微弱火光一亮,高耸饱满的胸脯、诱人随抚弄摇晃的乳晕、怀孕的腰腹、浑圆丰满的臀部、修长张开的玉腿、清丽娇的面容、光滑细腻的肌肤,随着火光的明暗,荡人心神的展露。

  看着黄蓉全身赤裸,又如此的肌肤相亲,两兄弟想起当日衣柜外师父师母热烈的交合、师母的浪荡模样、郭芙赤身露体的温存,不禁对肌肤相亲的黄蓉赤裸裸胴体兴奋至极。

  小武站起一把将黄蓉揽在怀中,持续揉弄着黄蓉的乳房,亲吻着黄蓉的粉颈、香肩、耳垂、清丽脸庞,黄蓉媚眼半眯、秋波流转,恣意享受少年的温柔,小武亲吻了一阵,大着胆子,将头绕向黄蓉脸前,黄蓉稍微偏头配合,小武就将唇贴在师母的樱桃小口,搜寻、吸吮黄蓉的香舌,激情的吻吮着,肉棒顶着黄蓉的丰满臀部。

  蹲伏在黄蓉小腹下的大武,舌头、手指也在黄蓉花瓣上越动越快,黄蓉鼻、喉不禁发出阵阵娇喘浪音。

  大武觉得再也无法忍耐,从黄蓉的花瓣一路吻上乳房,缓缓移动站起身子,与黄蓉面对面贴紧肌肤,将肉棒靠近黄蓉的充血湿润花瓣,握着肉棒在黄蓉花瓣缝中移动,顶搓黄蓉的阴蒂,并经肉棒前端放入桃源洞口,只等插入交合。

  霍都听见房内声音有异,好似男女交欢声音,又见到忽隐忽现的微弱火光,一方面害怕是陷阱不敢进入,一方面又想闯入一探,大声道:”郭夫人,你对我动了什么手脚?!“,语罢,飞身进入房内。

  一语惊醒梦中人,黄蓉突然惊觉情欲过了头,贞洁快要丧在徒弟身上,此时大武已经握住肉棒,对准黄蓉洞口,肉棒前端龟头处,已经没入黄蓉的花穴之中,正欲摆腰将整只肉棒插入花瓣其中,黄蓉气极,飞腿一蹬,大、小武两人飞身,两条身影撞向闯入房内的霍都。

  霍都见果有偷袭,铁扇扇忽地伸出,哒哒两下,已点了两人腿上穴道,将二人身子同时推出飞回屋里,自己随即跃到房外院子,来去之速加上霍都得意自己反应敏捷,竟没注意大、小武二人皆下身赤裸,霍都飞身跃起,已自上了墙头,双手一拱,叫道:”黄帮主,好厉害的棒法,好浓包的徒弟!“黄蓉从地上翻身而起,下体一片湿润,身边衣裳破碎不整,此时又不好去拿新衣裳,只有先若无其事,静观霍都动静,见霍都即将潇而去,只心道:”好险!但非挫挫你的锐气!“黄蓉全身赤裸,强自镇定,笑道:”你身上既中毒水,旁人岂能再伸手触你了?“霍都一听,只吓得心胆俱裂:”这毒水烫人肌肤,又带着一股茶叶之气,不知是何等厉害古怪的药物?“黄蓉猜度他的心意,说道:”你中了剧毒,可是连毒水的名儿也不知道,死得不明不白,谅来难以瞑目。好罢,说给你听那也不妨,这毒水叫作子午见骨茶。“霍都喃喃的道:”子午见骨茶?“黄蓉道:”不错,只要肌肤上中了一滴,全身溃烂见骨,子不过午,午不过子,你还有六个时辰可活,快快回去罢。“霍都素知丐帮黄帮主武功既强、智谋计策更是人所难测,她父亲黄药师所学渊博之极,名字都叫作”药师“,自是精于药理,以她聪明才智与家传之学,调制这子午见骨药茶自是易如反掌,一时呆在墙头,不知该当回去挨命,还是低头求她赐予解药。

  黄蓉知道霍都实非蠢人,毒水之说,只能愚他一时,时刻长了,必被瞧出破绽,若被他返回入门内查探,自己一丝不挂的丑态必然被霍都看得一清二楚,那所受耻辱比刚才更胜千万倍,考虑一番后,说道:”我与你本来无冤无仇,你若非言语无礼,也不致枉自送了性命。“霍都从这几句话中听出一线生机,当下再也顾不得甚么身分骨气,跃下墙头,一躬到地,说道:”小人无礼,求黄帮主恕罪。“黄蓉隐身在门后,藏好赤裸胴体,手指轻弹,弹出一颗九花玉露丸,说道:”急速服下罢。“霍都伸手接过,这是救命的仙丹,那敢怠慢,急忙送入口中,只觉一股清香透入丹田,全身说不出的舒服受用,当下又是一躬,说道:”谢黄帮主赐药!“这时他气全消,缓缓倒退,直至墙边,这才翻墙而出,急速出城去了。

  黄蓉见他远离,微微叹息,先确定四下无人,重新穿好衣裳,解开武氏兄弟的穴道,想起霍都那两句话:”好厉害的棒法,好浓包的徒弟。“,以及方才徒弟的轻薄,虽然以计挫敌,心中殊无得意之情,她以打狗棒法绊跌霍都,使的固是巧劲,但又加上妄动情欲、徒儿无礼,也已牵得腹中隐隐作痛,当下坐在椅上,调息半晌。

  方解穴道之缚,两兄弟又飞身扑向黄蓉,企图抚摸师母身体,但此时黄蓉神智清明,两兄弟不出三招即被制伏,黄蓉心中之怒,几乎想立即杀了两名一手带大的爱徒。

  黄蓉按捺下火气,接着狠很教训了大、小武一顿,念在两人年少血气方刚、对异性身体好奇,加上两人所以冲动,多半与爱女郭芙有关,且方才之淫荡情事,自己也要负些责任,所以也未再多加苛责,只告诫两人,女孩子身体,决不可任意窥视、触摸,对于自己的长辈,更加不可以逾越份际。

  后来,两人,情欲无从化解,更因为郭芙而仇恨加深、反目决斗,幸因为杨过机智、劝说,免去一场兄弟相残,也与杨过化敌为友。
【神雕外传+郭襄外传】【1-16章+全本+续章全+最终1-6】【作者:蓝月续猫头鹰】.zip (397.09 KB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  • spider1992 金币 +35 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! 2018-3-12 22:41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4
TOP

显示解压坏了呀,试着再传一下。

TOP

以前好像看过,但是不是那个时代的人,对黄蓉没什么感觉,还是郭芙什么的嫩一点的比较有爱

TOP

看过金庸原著的,不在乎老不老,楼上是想法那是对电视剧而言。看过小说的心中,黄蓉小龙女永远都是女神级别的

TOP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8-12-14 06:00